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iverny.

you.

 
 
 

日志

 
 

《回忆强大》  

2009-09-03 12:27:55|  分类: 「字」多重人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忆强大》 - 一颗糯米 - SmiLE Or DiE

 

我坐在木地板上靠着柜子看天发呆听歌突然就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 

醒过来。 

不知道眼前的世界和醒之前还一样吗。 

天空白白的,好笑的是回忆的强大。 

从窗口探出去看学校老旧的栏杆, 

水汽斑斑的模糊影子, 

尘埃飘落的拼图雪花, 

回老家会路过的大烟囱, 

写下来还安慰自己别怕别怕的说没人听到的再见吧。 

【回忆强大】

 

 

诺卡觉得太阳把地板晒的暖暖的,于是靠着柜子坐在了窗户底下,阳光也把她的脸晒出了一层细细的光芒,别管紫外线什么的了!眯起眼睛看蓝色的天光透过厚厚棉棉的云朵缝隙,和太阳光一起晃花了眼。


  窗户的外面是大大的草地,荒草地。那里有很多夏天的瓢虫和秋天的金龟子,他们不像知了一样爱捣乱。晚上的时候还会有萤火虫像鬼火一样从草地上飘啊飘啊的升到半空中,冒充他们那些在有乌云的天气不露面的亲戚们。
  然后在草地的那边有条深深的沟,没有人去那里,传说有小孩子掉进去淹死过,可是只有诺卡才晓得那边上长满了漂亮可爱的蒲公英花。也许,她想,也许是那小孩子栽的吧,小孩子和长大了的小孩子,都喜欢蒲公英毛茸茸和会飞的种子。
  那条沟虽然很深很深,但是并不宽,但诺卡从来没有想过跨过去——另一边是一堵高高的围墙,就算现在长高了看它也不算太高,但也没有去一探究竟的必要。因为她知道墙的那边是一所小学,小孩子们的笑声叽叽喳喳。

  现在学校开始做早操,于是想到了她以前在楼梯拐角悄悄跟在谁身后看他耳廓被窗格透出的零碎阳光染的清晰的模样。笑了。拉娅说长大了的小孩子还是小孩子,可是诺卡觉得长大了的小孩子终究是长大了。
  于是很多话不可以直接说。
  于是更多话可以尽情说但是说着发现全部都是废话。

  诺卡想,她估计是忘记了些什么。
  因为记性从来都很差的她,除了喜欢的东西什么都记不得。又或者喜欢的保质期到了也会马上遗忘。无情的女人啊……

  她看着窗户上趴着的飞蛾,不知怎么的想到了以前在这一角有个蜘蛛网,上面住着只颜色已经忘记了的小蜘蛛。
  蜘蛛可从来列不进她喜欢的东西!可是记起来了。
  记起来也没什么特别,因为记忆总爱开玩笑,最爱保留着一些鸡毛蒜皮和无关紧要。
  可是如果有蜘蛛在,飞蛾就不会趴在窗户上了。也不是那么残忍的想要飞蛾被蜘蛛捉到,可是诺卡确实不太喜欢虫子们,哪怕它们多么可爱或者有多么动人美好的传说。
  于是那个时侯,她记得自己觉得这蜘蛛是个小小的神祗,保护自己不被蚊子侵扰,玩游戏的时候也会嬉皮笑脸的跑过去对着蜘蛛网双手合十说:“蜘蛛小神保佑~!”这样的句子。


  那么果然是忘记了什么。
  因为爱许愿的诺卡,对着一切信仰或者暂时信仰的东西,总会虔诚的念叨很多真正的、无关嬉戏的愿望。

 

  早操的音乐散了尾声,孩子们熙熙攘攘的走路声还有尖叫声也越来越浅。

  阳光穿透眼睑,闭上眼睛是一篇温暖的红。

  发梢在鼻息下颤动,时而贴在了嘴角,然后又晃动开。

  窗棂遮了半数的光,在脸上隔开了光影。

  这是谁的世界?

 

  诺卡觉得自己可以当编剧,并且可以拿奥斯卡。
  前提是有人把她的梦境录下来的话。


  没有意识到什么。眼前是一段山崖,好像在哪看到过,走在羊肠小道上头顶会不小心就撞上尖锐的石头,闷闷的疼。
  没有看底下,只是眼尾余光里无尽的黑,还有脚边不小心碰落的石块并没有着地的任何声响。
  只有自己一个人,整个空间里。
  天空开始泛出鱼肚白的微亮,开始颤抖,害怕赶不上,害怕无法到达。害怕未知和……死亡。
  模糊的感官在这里软绵绵的,更加迟钝和无力。

  怕。
  这是很真实的,最有力量的情绪。
  心慌来的很熟悉。
  也许知道自己在梦里,也许吧,但是不可能有清晰的意识。

  只是突然间一脚踩滑,和没有回声的石头一样…… 失重感伴随的是仿佛应该有的温暖手心是触感,可是后者没有出现。
  失落。沉沉的。
  沉沉的,是心脏重量的负荷,沉重的拉回现实。


  诺卡扇了扇睫毛,被刺过来的光线温暖回了全身的冰凉,鸡皮疙瘩渐渐缩回皮肤里。
  心脏咚咚咚咚。
  敲鼓一样。

  很沉很沉。

 

  其实不用说明也知道诺卡做梦了。
  可是梦境不一样。
  不是说做了个奇幻大片似的梦或者其他,只是……这是曾经的梦啊。
  那时候醒过来的感觉,是让她真正哭出来了的安心感觉。唯一在脑海里的字眼是很温暖很包容。
  同样的重复,却在半途失了足。没来得及。
  最终没来得及,接触到那双安全的温暖的手心。

 

  回忆是很强大的。


  只是像一个个关的严严实实的匣子,密不透风的再木盒里存放。只是稍稍扭动钥匙,盖子便弹开来,溢出某些从来不曾忘记的记忆。
  某些,笑着说不重要了的;
  没有情绪和生命力了的;
  颜色被冲刷到模糊不堪的;
  遗忘和记得没有差别,只是偶尔感到些许温度的……片段。

  原来记忆是种永远不会褪色的物质,像是邓布利多从脑海里抽出放进盆里的银丝,只是画面和情绪关在了两个不同的格子里,画面被释放的时候……或许情绪还被压在盒底。于是说褪色了。于是说忘却了。于是说不记得,好像就真的不记得了。


  她那时候对着窗口真光忙着织网的小蜘蛛,哭过的眼睛看着忙碌的小身影都是水汽斑斑,她说蜘蛛小神你要保佑,保佑他。
  不再像最当初的祈求,不再想着祈祷企盼别离开或者会回来。
  情绪没法淡然,可是却可以淡淡的说,保佑他。
  随便是平安长寿幸福快乐学业进步健健康康之类的祝福。都给予他就好了。这就是诺卡所说的保佑。


  平凡土气的愿望。
  可不可以叫做纯朴……哈。

 

  时间过去了很多,却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多。


  诺卡依旧是她说的终究是长大了的,长大的小孩。只是比现在醒着的诺卡小一点点,又比对着蜘蛛祈愿的诺卡老一点点。


  在本子里记录剩下的月亮以及零碎的风。
  在路过大大的烟囱的时候仰起头。
  在拥抱阳光的时候数尘埃。


  日子很容易也很不舍得的走开,然后又走来。


  日记里一遍遍听着陈旧的歌,思考什么叫天各一方这件事,然后突然开始疑惑。
  是人心的疏离还是时空上无法跨越的英里?
  世界上那么多那么多的人。
  这个人和那个人,有多少几率是不会分离的呢?
  就算只隔在薄薄的纸张两端,依旧可以叫做天各一方。


  日记里还有觉得很可笑的故事在曾经,比长大了的诺卡要小的小孩子诺卡,可以为了微不足道距离很短的分离而声嘶力竭的哭泣,脑袋里装不下别的任何东西。或许在她的眼睛里觉得是一辈子的事呢。


  可是,长大了就必须麻木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用了很是慷慨激昂的语调。


  那个时侯她在一个嫉恶如仇的年纪。觉得大人不可思议,麻木的像鲁迅先生文章里写的麻木的人群。
  实际上后来觉得也不至于。因为很难说,长大了的小孩诺卡也多半会变成那样。


  现在,醒着的诺卡继续看着天和阳光,发呆,听不知道循环了多久的歌,无聊。
  只是多了点思考以及心脏还未平复的重量。
  已经太会武装自己的情绪,就算在没人看的见的地方,也不愿意说出觉得让自己有丝毫难堪的话。
  包括“一路顺风”、“要过的开心”这些、
  忐忐忑忑的说哪怕没人听得到的再见。 


  又折了一个纸飞机,她扶着窗台站了起来,腿很麻了。
  放进嘴里哈气,然后咧开嘴笑,把飞机送了出去。
  白色的纸张上有乱涂的字迹和自己画的格子,在空中乘着风开心飞了一阵,打了两个圈儿,然后撞到围墙上跌落在蒲公英花丛里。


  最近的教室里传来还没长大的小孩们依依呀呀的读书声,有小孩特有的感情充沛。
  远一点的琴房里有老师在教唱歌,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很清脆欢快,没一点杂质。


  唱歌吗。
  她也还记得歌词吧。

 

—E.N.D—

是在贴吧里边写边发的,主题嘛……就是拿来忽略的……

不过后来才发现刚刚看到过主题诶~只是果然华丽丽的被我彻底忽略了……

是苍娘唱的歌,还不错,只是很清纯的声音感觉不是苍娘似的……娘啊,你应该唱华丽丽的歌。

回忆强大,我把这篇文的题目定做这个。

其实前面的一小段是之前改的状态,诺卡不是我,或者是别的我,但是灵感来自那个下午和梦吧……

主要述说的是分别和回忆,又是一些杂乱无章。

因为没有束缚的写,很容易就没有了主线,不过也好,并不想具体的框在题目里。写出来的东西虽说就是给人看的,但我经常发现自己写的东西好像故意在不想让人看到真实的含义一样的乱七八糟……也罢了。反正本来就不是文艺的料。述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