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iverny.

you.

 
 
 

日志

 
 

五月的出口處  

2010-05-05 21:56:22|  分类: 「字」多重人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预言者说,你会失去对你而言重要的东西。 

重要的、珍贵的,到底是什么呢?翻遍橱柜,找寻着所有可能丢失的物什,却一无所获。

只是,有一些之于你是那么重要的人或事,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被你发现它有多重要。

 五月的出口處 - 一颗糯米 - Giverny.

 

最近在看宽叔演的《圈套》。

港剧日剧是心头好,但也只是空闲的时候挑一两部没什么特别的来看看。某些大陆剧和韩剧当做无聊消遣,看大部分泡沫般的台剧是在年纪还小的时候,至于美剧好像从不曾静下心来看过一部。

 

天气略微阴霾,有细微到难以察觉的雨。只是午后似乎稍稍放晴了些,空气是夏雨的季节里独特的稠厚温热,但也带着点儿清新的泥土腥气。天空泛着烟灰蓝,昨日的晴空被暧昧地蒙上了清透的水汽,或许不应该说蓝空,现在仰头所见的是连绵的云罢,有在粗纱罩子里特有的、略略模糊却细节尖锐的情感。

在阴沉了半年许后似乎格外期盼晴朗明媚的日子的我,在炎夏这么迅速地不期而至后,又有些疲乏。不再那么雀跃地看着阳光,那似乎变成了会把人蒸发掉的灼热火光。雨天反倒是凉爽有趣的了。

冷与暖,昼和夜。

当我们长久地在同样的环境时,就愈发觉得另一个有多么的好。就像白月光和饭粘子,朱砂痣和蚊子血,又或者许仙和法海的差别。得不到的总是好的,看不清的总是美的。自古如此。

 

最近在看一本叫做《幸存者回忆录》的书。译本的语调总会显得别国的文字格外新奇有趣,好像国人的字在摇头晃脑低声吟哦的时候,外国作者们笔下的文字都在参加复活节晚会或者变装派对。昨晚正在看着的时候总是被停电打断,躺在被子上,手指轻触着蚊帐外的白色墙面,好像也会这么走过去似的,再后又强迫一般地将手掌按压在墙面上,无法穿入墙内,终是无法。只剩下蚊帐细碎的六棱形格子短暂地歇在掌心。

从前觉得张爱玲的文字那可矫情,矫情和文艺这类的词儿总是被自己看做缺点的,大概是因为被人觉得矫情而做作给留下的些许阴影罢。不愿意看,自也不会想着念着。哪知道偶然看过的一篇《霸王别姬》就彻底把魂儿勾了过去,十四岁!十四岁是如何的年纪?那时候的自己又在哪里,在做什么?她却用着悲悲切切却豪不虚浮的语调,开始勾勒仿佛自己前世一般的故事。“我比较喜欢那样的收稍。”那时的文字或有豆蔻少女的生嫩语气,有那时候自己也深深沉溺的、仿佛某一段故事的悲伤幸福就是整个世界的那种语气,但人却活脱脱地从这少女的三言两语里跳出来站在那里,真真切切地看着,笑着,哭着。

忽而就明了了,自己本是怎样的,就该怎样去活。喜欢的就是喜欢,不喜欢的不用强迫自己和别人一同喜欢,好的坏的,要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界定标尺。若我哪天变成长袖善舞又大气洒脱的女生,那倒真真是在做样子罢了。

其实她的文字看得也并不多,只是爱时猛地一头扎进去,不能餍足地看上一段时日,又抛下来投入到别的地儿去了。我是博爱又善变的瓶子嘛。

早上细细看了《心经》和《桂花蒸 阿小悲秋》,她的故事总是这样的,平凡的日子里的开头,又在不期然里就结束。觉得还没看够,还想再这段世界里多张望几许的时候,就被那么普普通通的一个句子顿住。戛然而止。如果继续会怎样?如果之后的接下来,就一定是我所想要看到的吗?是啊,还要如何呢,不是所有故事都要有那套路一般的所谓“结局”,连茫茫众生的人生也不会有多么不一般的结局,故事里的人,也就是你我过活的那样的人生罢了。没有这么多的如果。这样那样的一些情节,都是沿着既定的轨迹,连作者也无法左右的命运轨迹。

许小寒爱上了许峰仪,但这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像龚海立始终没办法将段凌卿当做小寒的替代品,就像最终许峰仪却必然选择这事理能容下的那个结局。还是爱的,只是不能狠心去爱你,不能自私又狠心地耽搁你,但回不去的时候,镜子里的另一条路铺好了,就毫不犹豫地牵着你的幻影在站到那里去。还有无论如何,母亲都是包容的,包容你的一切一切,一切瑕疵过错甚至伤害和扭曲。

 

断断续续写了半个下午,总是这样,流水账似的念叨着,怕过了就忘记,这样储存下来。

杰伦的新歌太好听,很久没有对歌有这样的感动了,或许除了曲子大部分是为了方文山的词,第一次听,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屏幕上划过的字句,听着,然后又伤春悲秋似的包着满眼的泪。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崩塌的山门,旧故里,草木深,烟花易冷人事易分。交杂的句子闭上眼睛的时候会浮现穿梭。伽蓝寺。古佛青灯下,是不是又有段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刻骨铭心?错过是注定错过,只有错过的情最是动听;遗忘是否曾遗忘,这却是不得而知了。或者只有走到那里的那一瞬,会被那崩塌的山墙寺门里漫延的荒草微微一窒,青瓦间厚厚的青苔和佛陀莲座的斑驳残破会刺眼到心痛。是似乎有过的情愫,似乎有过被溶于骨血的记忆,某刻的时空,在脑海里交错重叠。你在那里我在这里,是亘古跨越不了的距离。而关于你,已经无人能记,只是青书史册上浅浅提过的一笔。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