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iverny.

you.

 
 
 

日志

 
 

有一种饕餮,喜食良善  

2010-09-22 02:45:30|  分类: 「字」多重人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种饕餮,喜食良善 - 一颗糯米 - Giverny.

 

  风很大,像是昼里的热力都是骗人的一样,温度真的突然就降下来了。大半夜的窝在红木椅子上,开始码字写日记,又好久没给自己留下什么话了。

  椅背很短,坐得并不很舒服,轻微的挪动都能让四个脚吱嘎作响。屋子里是大亮的,独居的时候果然离不开灯光,窗户外面的月亮已经从左边走到右边,然后走出窗棂,玻璃上趴着的壁虎有月白色的脚丫和肚皮,像是粘上了一小片月光。已经是中秋了啊……第一个离开家的中秋夜的月亮在记忆里面还很是清朗明快,只是不知不觉间,堪堪走过四个年头了。

 

  没有买月饼,超市的莲蓉月饼要十五块一个,还不加蛋黄。十五块可以买两个火龙果和两杯酸奶,又或者是一场打折的《魔法师的学徒》,所以我并不打算买来吃。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一直不爱吃云腿白饼以外的月饼,虽然,当一个人离家很远的时候,吃着哪怕难以下咽的月饼都像是饱含了家的味道。

  每次说起将来都很迷茫,留在哪儿,去往哪儿。

  其实一大部分的迷茫来自于对家的眷恋和对世界的向往之间不可避免的矛盾冲突。剩下的一小部分嘛,就是信心不足和目标不明之类一定要且一定会克服的事情了。

 

 

  昨天去买好了去嘉善的车票,是凌晨里的六个小时的旅程。假日里的西塘人一定会很多,但是没关系没关系,从古到今哪一个繁华的城镇没有人群涌动呢?就当做是一个百年里来来去去的一个漫步在集会里的路人,为热闹的灯火和如沸人声欢欣,为道旁叫卖的古朴笨拙的一只簪子雀跃。

  旅途的开始和结束总会有截然不同的美好印象,都凝结在过程的点点滴滴里。

  

 

  去火车站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人家和一个快入中年的妇人,文质彬彬,温和有礼。老太太是满头银发却仿佛很有气质,女儿模样的妇人长相看着亦是知书达理。他们走过来,很窘迫的模样,说是钱夹掉了没有回连云港的车费。

  看到这里大家都会恍然大悟,啊,又是骗子。

  突然就感受到了一种极致的悲哀,是啊,只要是路旁求助的人,已经被这个社会统统贴上了“骗子”的标签。有时候我只是想让自己相信,去相信一个路人,去用善意衡量现世的人生百态,可换来的却只剩下了悲哀。

  我看着他们的样子,第一次知道什么事很想哭着笑。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很不记人的人,认识了几年却不熟识的人,我都可能在路上当做不相识而错过,可是这个老太太的模样像极了我朋友的姥姥,我清楚记得她们在半个月以前拦住拖着大箱行李的我,依旧是眼前这窘迫温和的模样。

  之后走进拥挤喧闹的售票大厅的我在三十多度的高温里感觉到了冷,还有耳膜膨胀的被稍稍隔离一般的遥远的安静。原来觉得只是被文字夸张描写出来的心理变化,原来真的可以带动生理。

  朋友都说我傻的够可以,这样也信。又说其实你可以带他们去买票,或者让他们去找乘警,而不是这么完全信任的将钞票放进他们手里。是啊,是啊,傻的可以,我一直一直希望某一天能有一个路人能让我觉得自己真正帮助到了一个人,就算是假的,不让我这么清楚的认清事实也许还能继续欺瞒自己相信,所谓与人为善,手存余香。

 

  小时候学校门口有一个乞丐,经常出现,满头华发 、深深的皱纹和破败的衣裳让我们省下一根根冰棍和一袋袋酸梅粉,那时虽小却有着一种悲天悯人的个性,遇上的路旁乞丐一定会把原本也不多的零花钱分一些出去。可是很不幸,他也是我难得记住的路人面孔之一,在上了初中后的某一天,我看见那个老头子衣着光鲜,还拿着手机一脸气派的走过,要知道工薪家庭的我初中的时候家里也只有忙于工作的爸爸有手机。

  从此生命里关于善的某一部分慢慢封闭,看见乞丐,会打量半晌,觉得真正需要帮助的、并不是以出卖自尊过活的,才会解囊。

  社会上的善,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被吞噬掉的吧。

  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尖锐的怀疑和冰冷的距离。

  

  气温真的越来越凉了,不过也许是因为已经深入凌晨的缘故。我却一点都不困,一点也不想睡,很久没有这样了。

  之前一直在看一个学姐的装修相册,一个小家被两人的双手布置得像故事发生的背景,屋子里有许多原木色,小跃层,可以踮脚跳上的楼梯,大红的小桌子,相框和花卉。满满都是平静的温暖。

  镜头拉到公寓的外观,高楼,许多澄澈明亮的窗,或许谁的家就像歌里唱的住在某一栋的7楼A座,夜晚坐在落地窗前看江面的轮船和桥上的车流不断的灯火辉煌。

  我家住在一个很有人情气味的老旧小区里,一直爱着这样的近邻比亲家长里短的生活。巷陌里会有收旧书废报电视机的三轮车,车龙头上挂着代替人声的喇叭;秋天的桂花从小区口开始漫开了一路,深呼吸时快乐的像野兔子;比邻的小学的里广播体操和下课铃有些聒噪,有小孩子们尖叫着嬉戏玩闹;还有旋律在空气里悠扬绵长的丁糖丁糖丁丁糖的叫卖声。这样古老的 、有的已经消失掉、有的还依然留存的朴质生活。

  

  我上课喜欢做自己的事,某天却偶然听到老师讲的一些不知想说明什么的片段,记在了心上。他说家住在某栋楼里几年,却连楼上楼下住了什么人都不知晓。还说停在楼下的车常常被人划花,不是因为矛盾而仅仅是有人乐意这么干。

  突然对生活又增添了些畏惧。若是脱离了原来父母祖辈生活的庞大关系网,我们将面对的,是陌生的并且变得越来越冷漠疏离的社会。

  

 

  站在斑马线的一端的时候会趁机发发呆,看着身旁形色匆匆却不一定有什么要紧事的人群,看着不停按喇叭排成长龙的车队,会觉得不用把自己按下暂停键周遭的世界也是不停快进的。然而当对面的绿色小人开始走动的时候,我也会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融入这不停前行的坐标里,像是在追赶什么,人们都有着几乎千篇一律的严肃表情。

  记得听法语选修的老师说过,如果一个法国人告诉你今天他要去银行,别问他“接下来呢”,他会无法理解。因为他所告诉你的就是他这一整天的形成,走过几条街,或许时而停下来端详一只狗,和路旁花店里的老伙计谈论天气,去银行,漫步到河边看看梧桐,然后在渐渐倾斜的阳光里走进一家咖啡馆或是面包店,一切看心情和脚步走到哪里。所以法国人总是有半年的假期,随便是全世界地去玩或者宅居家里,他们不停的罢工,各行各业,去旅行前看清了罢工时间表也不一定稳妥,因为总有大大小小的罢工是随机的。这或者就是法兰西浪漫的本质,懒散悠闲,无论是穷困和富有,人人都在精神世界里平等的享受现世的一切美妙。

 

 

  回学校的路上走过一个地下通道,一对老夫妻微微倾身站在一旁,是一种并不会阻挠行人的步伐的距离。她头发雪白,颔首,像是在看自己的鞋面,双手搀着盲眼的他。他把重心稍稍倚靠在妻子身上,或许是气力有些不足,因为他干瘦的手指正捧着一支口琴,用心吹奏着。忍不住就浅浅笑起来,给了硬币,不多,但身后也陆陆续续有硬币落在铁瓷杯里的声响。

  口琴里传出的曲调意外德很好听,应该是老曲子,不知道是否听过却有些让人脚步雀跃的熟悉。直到转过墙角,还能听到那悠长的宫商角徵羽,沁在夏夜的空气里,沁进路过的人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